埋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埋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装棉花“直补”喜与忧

发布时间:2019-08-17 00:48:38 阅读: 来源:埋夹机厂家

实施3年的棉花收储政策终于画上了句号:日前,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等多个部委发布消息,2014年棉花目标价格为每吨1.98万元。至此,“直补”政策取代收储制,正式登上舞台。

9月17日,自治区人民政府公布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实施方案:自今年9月起,国家在新疆实施棉花目标价格改革的试点,同时取消棉花临时收储。中央补贴资金的60%按棉花种植面积补贴,40%按实际交售数量补贴。

眼下,正是我区棉花采摘销售期,在素有“中国棉城”“中国长绒棉之乡”称号的阿瓦提县,记者就棉花“直补”政策的宣传、棉花的销售环节等,到相关部门、企业和乡(镇)进行了采访。

“今年籽棉收购价在六块三四左右,国家定的目标价格是每吨1.98万元,换算下来每公斤籽棉目标价格大概是每公斤8.4元,算下来国家每公斤得补2元左右。”县农业局副局长曹军说。

据曹军介绍,阿瓦提县按照自治区有关棉花种植面积统计核实等指示精神,从农户申报起,经过村级核实、乡(镇)复核、县级自查和阿克苏地区、自治区联合抽查复核四个阶段,自下而上申报核实,自上而下审核反馈,全县棉花面积为154万亩,占全县总播面积的3/4;总产皮棉17.47万吨,占阿克苏地区20%左右。

记者感到奇怪的是,今年4月1日召开的阿瓦提县棉花播种现场会上,棉花面积为110万亩。自5月30日召开棉花播种面积核实动员大会后,上报棉花面积蹭蹭往上涨了40多万亩。对此,县农业局农业股负责人曾鹏明解释是:棉花要“直补”了,棉农就把以前不怎么重视的地块也报上来了。

阿瓦提县10天统计一次,最新的数字就是10月31日的。据县发改委棉产业办统计,全县收购籽棉11.66万吨(折合皮棉4.3万吨),较去年下降20.9%。其中长绒棉4.7万吨,一级100%,平均衣分32.14%,收购价每公斤8.65元至9.55元;细绒棉6.97万吨,白棉二级91%,平均衣分40.22%,收购价每公斤在6.2元至6.75元。

四五月的几场大风沙尘天气,造成相当面积棉田多次重播甚至改种,加之部分村民还不怎么清楚今年国家棉花“直补”政策,知道的也有等待观望现象,致使本该在10月份出现的售棉高峰期推迟到了11月。

阿瓦提县棉麻公司是全县收购棉花的龙头老大,到11月5日才收购籽棉2.4万吨。“我们公司5家企业9月下旬就开门收棉。原计划10月上旬有一个交售高潮,但实际上每天收购棉花从三五吨到十来吨不等。往年这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收购到3万至4万吨籽棉了。”11月8日上午,公司副经理张武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在谈到今年国家的“直补”时,张武说:“还是直补给企业好一些,把棉农该拿的钱全都让他们拿上,省得棉农拿了售棉款外,还要等到年底或者第二年初再跑部门拿60%的面积、40%的产量‘直补’钱。”

县棉麻公司的万亩棉田都以每亩380元的价格包出去了,“我们不要什么面积、产量‘直补’,承包者把承包费给我们交清就行,说实话我们怕麻烦。”张武直言。

杨春是县棉麻公司检查员。“我的工作就是查看棉花外观白不白,杂质多不多以及水分如何。然后再依据棉花的衣分(棉花和棉籽的比例)定等级、价格。”他说。

就在记者和杨春了解棉农交棉的情况时,来自多浪乡多浪村的年轻农民买买提·吾提依木凑上来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村里给我家的棉花种植证明上填的22亩棉花地、三年平均单产是220公斤(籽棉),我有看法!大前年、前年我家棉花亩产快300公斤了,去年受了冰雹(产量低),今年我家已经第6次交棉花了,可这平均亩产220多公斤(籽棉)是从哪里来的,也说不清。”买买提说。然后他把“自治区基本农户种植证明”单拿给记者看。单据的背面写着前五次交售籽棉的重量:1181公斤、2181公斤、1231公斤、841公斤、761公斤。

和买买提同样有疑问的还有阿依巴格乡上阿依库勒村57岁的村民吾休尔·肉孜,他家17.8亩地,村里给他填的三年平均单产是260公斤(籽棉)。“我觉得村委会就是看人填写,顺眼的就填得高,不怎么样就给你填得低。”吾休尔摇着头说。

“亩产220公斤籽棉的话,那就喝西北风了!之所以填这个亩产量,很可能将来在‘直补’上做手脚。”陪同采访的张武这样认为。

就在记者准备离开时,县丰收一场九连农工牙森·赛买提和六连农工侯新年反映:他没听到过棉花“直补”政策的宣传,也不知道怎么个补法。

塔木托格拉克乡是阿瓦提一个产棉大乡,全乡15.3万亩棉花,由于拾花人比往年大为减少,棉花采摘了一多半。“我们在‘直补’宣传上除发给农户《致棉农一封信》外,还规定了‘没有登记证明、开荒地、不到自治区发改委认定的企业交棉和在享受退耕还林地套种棉者’四种情形不得享受‘直补’。”主管农业的乡党委委员、副乡长赵峰说。

“在新疆开展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目标是在保障农民利益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将‘暗补’变为直接支付的‘明补’,让棉农明明白白得到补贴,减少中间环节,这有利于提高农业生产组织化、规模化程度,激励农业技术进步。”赵峰这样给记者谈他对“直补”政策的认识。

全乡有3个棉花收购企业。11月9日中午,记者在阿瓦提新雅棉业有限公司门前看见,几户棉农在等待交棉。“到现在,公司收购棉花不到6000吨。”公司负责人许涛说。

正在新雅棉业交棉的塔木托格拉克乡英买里村棉农吾斯曼·亚生说:“乡里把今年国家在棉花上的‘直补’政策都宣传到家了。我是第一次来交棉的,今天拉来5吨籽棉。不管政策如何,国家肯定不会让我们棉农吃亏。我想还是要把棉花种好,衣分高,那拍档子(好处)也多!”吾斯曼笑着说。

家在拜什艾日克镇夏喀勒村的马桂友,在塔木托格拉克乡的秋玛克村承包了80亩棉花。在新雅棉业等待交棉时,他给记者反映了一个问题:为了棉花能卖个好价钱,他找了认识的经纪人,结果经纪人以6.75元每公斤的价格把棉花卖掉了,当然,这个经纪人也从他手里拿到了每公斤0.15元的好处。“让我说的话,‘直补’好是好,但同时也给个别人提供了捞好处的机会。”马桂友无奈地说。

广州品牌折扣女装加盟

品牌女装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