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埋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法治是一面镜子而非标本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2:07 阅读: 来源:埋夹机厂家

美国法治是一面镜子而非标本

近日,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镇枪杀黑人青年布朗的白人警察威尔逊被大陪审团裁定不予起诉,引发了几乎波及全美的骚乱,这一事件引起了世界媒体的关注。美国作为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一举一动都是世界的焦点。它不仅有着最为发达的经济、军事、科技,而且它的制度与文化也往往是其他国家效仿和学习的对象。  其他国家的人们对于美国法治有着基本一致的想象:美国宪法是美国民权的堡垒,它所设计的三权分立的政治架构,保证了国家机器的有序运转;美国的司法制度公正而高效,在社会民众中具有较高的公信,美国法治模式几乎成了西方法治的标本。

然而,弗格森事件再一次打破了人们对于美国的想象。实际上,白人警察枪杀黑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同样的故事多次上演,施害者都是白人警察,被害者都是黑人,这说明此类事件绝非孤立的个案,而是存在着某种规律化的作用机理。针对美国此类事件,从法治视角可以提出不少疑问。  首先,警察使用枪支的法律条件和边界是什么?在本次事件中,警察威尔逊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辩称自己当时的生命受到威胁,对自己开枪的做法“问心无愧”,他的说法显然得到了陪审团的认同。但是,人们要问的是,警察为制止暴力抗法、保护自身安全,除了开枪击毙嫌犯,别无他途?我们知道,执法应遵循比例原则,在确保实现执法目的的前提下,要尽量使执法手段造成的损害最小。  警察在执法时,可穿戴头盔、防弹衣;在遇到自认为有危险性的嫌疑人,可以先行使用电警棍等工具将其击倒;即使遇到紧迫的危险,需要开枪自卫时,也应首先发出警告,在对方置之不理的情况下,才可开枪;开枪也应以制止嫌疑人的反抗为限,尽量不朝嫌疑人致命部位射击,不得连续射击。在本次事件中,我们没有看到法律对于警察使用武力起码的限制。法律如果赋予警察过高的执法自由度,公民的生命安全将置于何地?  其次,在程序上,被害人已经死亡,无法陈述当时的实际情况,也无法为自己辩白,陪审团只能听取作为加害方警察的一面之词。问题是,这种一方的片面证词是否可信?程序上对另一方是否公平、正当?  就连美国检方也承认,本案是一桩疑案,根据无罪推定、疑罪从无原则,对警察威尔逊不予起诉是合法、合理的。无罪推定本来是用来抵抗国家刑罚权的滥用、保护公民权利的,但在本案中,却成了警察脱罪的理由。警察掌握着国家的暴力机器,代表国家行使公权,本来应该受到严格的规范和限制,美国宪法和政治哲学对公权也是高度警惕的,美国司法程序制度设计的初衷就是赋予弱小的个人以抵抗强大国家的力量。但是当警察涉嫌滥用武力侵害公民的生命权时,却凭藉无罪推定的程序原则成功脱罪,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悖论和反讽。  美国的陪审团制度是否是一个好的制度?美国司法对重罪的起诉、判罪一般都使用大陪审团,陪审团绝非只是“陪衬”,而是有实质的裁决权。  从正面价值看,陪审团制度有利于贯彻司法民主,有利于使司法结论更符合社会常识、常理、常情,得到公众的认同。但是由非专业人士组成的陪审团更容易受到司法技术因素的干扰,并使司法结论更具有不确定性。在黑白对立的诉讼案中,一方往往操弄种族话题来影响案件的走向,案件本身的真相反而显得不重要了。  本次事件中,陪审团对涉事警察不予起诉的裁决在美国民众中引起巨大的反弹,说明陪审团裁决与社会公众的认知和判断相距甚远。一项本意为体现司法民主的制度设计恰恰背离了民意,是另一种悖论。  美国的最大优势就在于其健全的宪法秩序与法治体系,它的法治制度设计确有值得称道和学习之处。但是类似于发生在弗格森的事件表明,美国的法治体系并非完美,它的司法制度离理想的公正目标还有距离。美国法治模式并非标本。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