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埋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明年的宏观调控主阵地结构性减税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6:01 阅读: 来源:埋夹机厂家

明年的宏观调控主阵地:结构性减税

12月16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确定明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时提出,“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要结合税制改革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各级政府要厉行节约,严格控制一般性支出,把钱用在刀刃上。”  对比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当时的提法是,“财政政策要继续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加大民生领域投入,积极促进经济结构调整,严格财政收支管理,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告诉早报记者,目前不仅要关注税收如何收的问题,还要关注如何用的问题,即政府预算,在这方面也有很大的改革空间。新的《预算法》修正案正在修改,下届政府应该会在这个方面有所改进。  更引人关注的是,“要结合税制改革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这一新提法。  财政部财科所研究员孙钢告诉早报记者,原来提结构性减税,往往是从宏观调控的角度来看的,更关注经济运行的需要,是和税制改革分开的。而未来,结构性减税将是一个常态化的动作,是一个长期目标,所以必须结合税制改革。  “不应仅仅谋求减税,还应该考虑通过税制改革来完善税制,通过稳定机制来推动经济发展。”孙钢说。  李曙光认为,这次专门提出结合税制改革来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其提法更明确,就是要推进未完成的税制改革。  “税收的三个市场主体分别为政府、企业和个人,好的税制应该是把三者的权责划分清楚。我们1994年推行的分税制改革,解决的是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利益分配问题,但是企业和个人方面,则需要在所得税方面下工夫。”李曙光告诉早报记者。  “营改增”是减税主战场  目前的情形是,“企业税负过重,存在较大的减税空间。”李曙光说。近几年,外界减税呼声不断,政府自2009年起亦有所动作,但至今收效甚微。  根据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日前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报告2012》,中国2000年小口径的宏观税负(只体现税收对GDP的比例)与中口径宏观税负分别为12.7%和13.5%,而2011年,小口径的宏观税负为19.0%,中口径的宏观税负(体现财政收入对GDP的比例,不仅包括了税收,也含有罚金、费用等其他行政收入)水平为22.0%,两种口径的宏观税负都有明显的上升。  【编注:中国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晓近日引述的数据称,2011年中国大口径宏观税负(包括税收、社会保障基金收入、土地出让金收入和其他制度外收入)2011年为33%左右,今年则很可能已经超过35%,已经远超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接近美国。】  “结构性减税是为了宏观调控政策的需要,且目前多流于表面,事实上从没有哪个部门明确解释结构性减税的规模有多大。”孙钢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这并非一家之言。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此前提出,2012年以来,中国政府围绕结构性减税推出的举措尽管种类项目都不少,但多属于零打碎敲型的。若将涉及的减税规模加起来总计算,不会超过1000亿元,这与结构性减税在今年积极财政政策中所应担负的角色相比并不相称。从总体看,中国仍有相当大的减税空间。  据高培勇的测算,中国用于结构性减税的规模至少应在6000亿元左右,而中国目前的财力也完全能够支持。  “结构性减税进展缓慢的原因在于提法笼统,迄今为止尚无总体的设计方案。在既无量化目标,又无对象设定的条件下,其操作上便留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减税本身直接牵扯到政府部门的切身利益,推进过程肯定会遇到来自政府内部的重重阻力。”高培勇说。  涉及企业、地方、中央三者利益的营业税改增值税(“营改增”)改革,被视作突破口。实践也证明,地方对此阻力甚小。  今年1月1日起,上海部分行业开始在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试点营业税改增值税(“营改增”)。至12月1日,这一试点迅速分批扩大至北京等8省市。  根据财政部11月份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上海市1-10月减收225亿元,北京市试点两个月减收25亿元。  12月16日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高培勇说,中国已经踏上了大规模推行结构性减税的道路,“只要顺着‘营改增’这条道路往下走”。  值得注意的是,12月初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一改往年“深化财税改革”的笼统说法,将“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地区和行业范围”放到了重点领域改革的首要位置。  事实上,“营改增”明年的改革方向也已经确定。  这就是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10月18日召开的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工作座谈会上提出的,“要抓紧制定扩大改革试点的具体方案,有序扩大试点范围,适时将邮电通信、铁路运输、建筑安装等行业纳入改革试点。”  “贪多不如一件件做好”  部分专家此前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财税改革的目标很多,有很多当前无法推进,这次任务提得更为明确,就是为了操作,贪多不如一件一件做好。  在李曙光看来,目前中国的改革已经步入深水区,税制改革连着公共预算,公共预算连着政府,政府连着体制,理论上应该先动体制、进行整体设计比较好,“但是中国的改革往往是从单方面开始的。现在就要看政府的魄力。”  高培勇认为,结构性减税一方面有助推动经济发展,同时又能通过民间可支配收入的增长推进结构调整,对扩大内需也将有很好作用。同时,在当前中国,这也是一个能够达成共识、歧义较少的政策操作。  “无论增加财政投资,或是扩大货币投放,都会有方方面面的声音,唯有结构性减税,能够让更多人达成共识。”按高培勇的观点,中国扩张性经济政策已经持续数年,不但“药效”在下降,对结构、物价也有一定副作用。当前中国已经不需要、也不可能继续推出2008年这样大规模、超剂量的经济扩张政策。结构性减税将是2013年宏观调控的“主阵地”。  孙钢的看法是,目前地方政府把“营改增”作为一项优惠政策来看,争取过来就会形成“政策洼地”,因此争相试点。  “但是我们应该注意,试点的本身不是为了看方案的好坏,而是为了真正的为企业减税。所以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应该全面铺开,不应该仅仅局限于局部地区,影响部分地区的利益。”孙钢告诉早报记者。  不过在孙钢看来,现在“营改增”在很多行业、全国推开还得一段时间,在改革的顺序上,选择一个行业在全国推开,比选择几个地区试点几个行业更好,“行业推开有利公平,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

信阳效果好的白癜风医院

解放白癜风医院

治疗白癜风山东荷泽医院好不好

呼和浩特白癜风去那个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