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埋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用资产配置思想打造固收明星产品线

发布时间:2021-10-20 18:12:33 阅读: 来源:埋夹机厂家

用资产配置思想打造“固收+”明星产品线

今年以来,“固收+”产品备受市场热捧。

谈及“固收+”火热的原因,光大保德信基金副总经理、固定收益投资总监董文卓认为,在利率下行背景下,市场对风险资产的偏好有所提升;同时资管新规促使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进一步提升了固收+产品的相对优势。

从“固收+”到“固收多策略”

产品线升级

“虽然固收+是近几年的新词,但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事实上,相关策略在2010年左右已经很成熟了。”董文卓坦言,“市场理解的固收+更多是‘纯债+’。纯债主要是利率债、信用债,‘+’的部分包括可转债、权益,在稳健基础上适当增加弹性。”

董文卓表示,光大保德信将“固收+”升级为“固收多策略”,形成两条产品线:一条线是“纯债+”,即纯债+打新、+可转债、+权益量化等;另一条线是多策略,即从资产配置角度,对各类资产风险收益评估后,在追求类绝对收益的前提下,进行资产配置。

据了解,光大保德信的两条固收产品线各具特色:第一类是“纯债+”产品,包括光大安和、光大安泽、光大增利、光大安诚,配置80%以上的纯债和20%以内的风险资产,相对波动小,收益更加稳健;第二类是多策略配置的产品,包括光大中高等级债、光大添益,风险资产比例更高,波动更大一些,收益也更高。

经过几年深耕,光大保德信固收团队各条业务线全面开花。截至今年9月底,扣除货币和理财的规模,光大固收规模已经超500亿元,“固收+”是增长主力,年内增长约120亿元,目前“固收+”产品占固收总规模的1/3。固收整体投资能力表现优秀,银河证券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光大保德信在“公司债券主动投资能力-广义”评价中位居行业第一。

据了解,光大保德信基金固收团队在固收领域经验十分丰富。公开资料显示,副总经理、固收投资总监董文卓曾在平安养老保险担任固收投资总监,管理企业年金规模逾千亿,多为固收多策略产品,代表产品在董文卓任职期间年化收益率达10%以上;基金经理沈荣、黄波等,均有在保险公司操盘百亿规模偏债类资金的经验。

此外,光大保德信建立了专门的策略小组,针对不同类别的固收资产进行更精细化的研究。以固收多策略小组为例,基金经理负责投资,首席宏观策略师从资产配置维度自上而下给予支持、转债研究员自下而上挖掘个券,各条线的合理配合,最大程度增加了投资的确定性。

“我们现在有四五个成熟的基金经理,平均从业年限在9~10年。还形成了几个策略组,包括低风险产品策略组、固收多策略组等,我们也会从研究团队甚至交易团队中选择优秀的人才当基金经理,保证团队的活力和长远发展。”董文卓说。

发挥模型价值

寻找低价优质资产

在“固收+”策略中,资产配置是核心。董文卓称,光大固收团队非常重视投资策略的实证研究,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独立的多资产配置模型,他举例,“我们的多资产配置模型发轫于保险公司资产配置的方法论,中短期战术配置维度,我们关注资产的估值水平和短期的宏观、流动性环境。偏中长期的战略配置维度,我们更加关注资产本身的风险收益特征,我们统计了2010年到现在各类资产的表现,包括利率债、信用债、中证转债、上证指数、上证50、沪深300、中证1000、创业板等,通过比较这些资产的月度波动率和月度收益率,我们可以找到风险收益性价比更高的资产。接下来,我们会重点高频跟踪高性价比资产是否在目前的宏观、流动性环境中有上涨的逻辑,如果验证下来逻辑合理,则会在下一阶段给予超配,这就实现了战术和战略配置的结合。”

固收多策略配置中,转债投资是一大特色。董文卓称,核心策略是在低溢价的时候买入相对低估的转债品种,“转债到了一定的低估区域,买了以后因为正股不错,价格上涨,后面会有强制赎回,达到目标价即可获利了结。”而对于转债的选择,董文卓介绍,“第一,我们有一套体系去判断转债是否低估,包括绝对价格、溢价率等;第二,不是所有低价都能促成转股,所以要选好公司。”

此外,在风险控制方面,董文卓表示,对于稳健型产品,公司内部有严格的风险控制机制,控制产品回撤。“当债券收益率持续上行,股市还沉浸在流动性宽裕环境中,我们要做事先的仓位调整。在市场中性背景下,最大回撤控制在2%以内,接近最大回撤阈值一定要减仓。”

董文卓称,“我们的投资风格不是押注个股、个券,而是属于均衡配置的类型,更多是分散持仓,在各行各业里尽可能选择相对低估的品种,长期能够获得更加稳健的收益。我们更多赚的是大类资产配置的钱,均衡分散。长期来说这种赚钱方式可以复制。”

未来半年风险资产更具机会

回顾今年的投资历程,董文卓告诉记者,年初判断2019年风险资产表现不错,2020年风险资产仍然有机会。“在这个背景下,从多资产模型看,2019年年底转债估值低,风险收益特征的性价比较高,同时创业板的风险收益特征也还可以,所以,在多策略的产品上,除了通过纯债高等级信用债获得票息收益,还花精力布局了转债,转债品种超配了科技成长类,我们当时判断疫情会给经济带来不小的冲击,但同时也带来了极其宽裕的金融体系流动性,因此配置了更受益于流动性宽松、也更代表长期方向的科技成长类。在组合上,我们持有纯债,并在低估位置布局一些转债,取得了不错收益。”

关于未来大类资产配置方向,董文卓表示,从现在往未来半年看,权益资产、风险资产的表现应该是好于无风险资产。权益、转债会好于纯债,信用债好于利率债,基本面是判断的核心依据。“中国现在在疫情防控方面做得比较好,经济在持续向上的过程中,伴随着改革的深入推进以及十四五规划的落地,经济结构也在不断改善。同时因为通货膨胀不高,我们的货币政策大概率维持中性。经济好,货币政策中性,有利于风险资产的表现。”

因此,在投资操作上,董文卓表示,在“纯债+”的产品上,保持超配高等级信用债;在固收多策略产品上,在与负债端风险偏好匹配的风险资产仓位上不断去捕捉机会。

派瑞林膜

塑料卡板批发哪家好

天津移动厕所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