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埋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格林斯潘叫买黄金瑞士拯救黄金公投在即小齿轮

发布时间:2020-10-18 18:54:27 阅读: 来源:埋夹机厂家

据21世纪经济报道11月4日报道,联储局结束买债,日本央行“你方唱罢我登场”,QE豁出去。在美日此退彼进之间,联储局前主席格林斯潘一边警告量宽告

终市场必乱,一边建议投资者增持黄金。

在不少人眼中,格老以一个泡沫盖过另一泡沫,为金融海啸种下远因。如今不在其位,却公然批评其继任人的“宽松政策”,那不是贼喊捉贼,是什么?

格林斯潘“逆转”

话虽如此,认识格老背景较深者,即使心里对他诸般不满,相信亦乐意疑中留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格林斯潘跟客观主义/放任自由主义(Objectivism/Libertarianism)精神领袖艾茵·兰德(Ayn Rand)关系密切,格老论文《黄金与经济自由》(Gold andEconomic Freedom),六十年代分别收于兰德旗下通讯《客观主义者》(The Objectivist )和其著作《资本主义:未知的理想》(Capitalism: The Unknown Ideal )。据称,在兰德传世之作《阿特拉斯耸耸肩》(Atlas Shrugged)仍在“赶工”时,格老已先睹为快,足证二人私交甚笃。

格老近日非但针对其接班人施行的量宽政策“说三道四”,且在《外交》双月刊(Foreign Affairs )发表题为Golden Rule: Why Beijing Is Buying(黄金法则:为什么中国仍在买

入?)的评论。

此文标题语带双关,buying 既可以是购买,亦可以是相信。观题思义,黄金相关部分既以“法则”(Rule)出之,且是“不怕洪炉火”的Golden Rule,在格老心中,北京因坚信黄金的“特

异功能”而增购这种贵金属,意思彰彰明甚。

与其说格老“贼喊捉贼”,不如说他卸下联储局掌舵人包袱后,回复真身畅所欲言,踏上“寻根”之旅。功力所限,老毕不敢从学术层面评论格林斯潘的心路历程,但借题发挥却绰绰有余。

格老类近“金甲虫”的观点,引发在下想及三件事:

一、联储局买债刚停,日本央行即急不及待加码QE。处境越来越像日本的欧元区,为阻通缩只怕亦别无选择。美国这边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欧日那边却加菜添肴,量宽派对热上加热。

二、不论在格林斯潘年代,还是换了伯南克、耶伦掌舵,联储局每次出招“救市”,投资者都爱在主席姓氏后加上一个put字。那是市场运用丰富想象力,把认沽期权(put options)概念套进央行的措施;也就是说,每次市场兵荒马乱,联储局便会出招为资产价格“封底”,效果形同投资者以认沽期权对冲跌市风险。从现实出发,耶伦put上月到期变废纸,联储局并未向投资者出售年期更远的认沽期权。市场正没做理会处,日本央行不迟不早全力sell put,为投资者带来莫大惊喜。这个认沽期权,当然得冠上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的大名,成为掷地有声的Kuroda put!

三、Kuroda put 热卖,环球股市闻歌起舞,但如此一来,美日在量宽道上一退一进,美元兑日元和欧元应声上扬。影响之下,黄金沽压沉重,盎斯金价瞬间失守1200美元。格老选这个时候建议买金,搞不好,老毕担心“贼喊捉贼”之外,老人家还得背上一条“害人”的罪名。

拯救黄金三大要求

市场聚焦美日QE,也许忽略了一个对金市影响深远的发展:本月30日,瑞士将就“拯救黄金”动议举行公投。赞成阵营若占多数,相关建议将提交该国二十六个州(cantons)表决,只要半

数以上投赞成票,“拯救黄金”运动提出的三大要求,便会正式进入立法程序。

公投动议由瑞士人民党(SVP)副主席斯坦姆(LuziStamm)提出,三大要求分别为:一、瑞士央行的黄金必须储存于本国。目前,瑞士七成黄金存放国内,二成在英国,余下一成在加拿大;二、瑞士央行不可出售黄金储备;三、瑞士央行官方储备中黄金比重不能低于20%。

公投结果和各州对“拯救黄金”的意向,此刻无法预知,但不妨假设动议两关齐过,瑞士启动“拯救黄金”立法程序。这个市场眼下“无暇兼顾”的因素,对金市以至汇市有何影响?

瑞士乃布雷顿森林协议1971 年遭废除后,最后一个保持某种形式金本位制度的国家。然而,随着瑞士十四个州1999 年表决赞成与黄金切断最后一丝联系,该国从此踏上后布雷顿森林时期所有国家都走过的路。此后五年,瑞士合共沽出1550吨黄金,从1999年的2600吨(占该国官方储备40%),降至1040顿。

瑞士其后虽没有进一步减持行动,但在该国大举沽金的五年间,盎斯金价于300至500美元水平上落,今天略低于1200美元,虽与2011年1900美元相差甚远,但跟该国全力减持期间的价格相比,黄金较当时仍“值钱”得多。饶是如此,瑞士目前持有的1040吨黄金,占官方储备仅8%,与1999年的40%不可同日而语。

对投资者来说,瑞士黄金公投最值得关注的,是三大要求中的最后一项:储备中黄金比重不能低于20%。要达到这个目标,瑞士必须在市场上吸纳多达1400吨黄金,在满足占官方储备20%要

求后,瑞士央行还得在金价每次急挫时出手干预,务必令黄金在整体储备中的比重回归20%水平。

另一个选择是,央行在黄金占储备比重跌穿20%时,减持欧元和美元等主要外币,以抵销金价下跌对储备资产造成的消长;二法齐施,自然亦无不可。

投资者此刻只看到Kuroda put,却忽略了瑞士公投后可能出现的Swiss-gold put(瑞士黄金认沽期权)。对金市和过去三年变相与欧元挂钩的瑞士法郎来说,本月底瑞士人若齐呼“还我黄金”,难保炒家不会借势测试瑞士央行捍卫1.2底线的决心,而金价在全人类看空下掉头,同样不足为奇

矿用尼龙地滚

灯光节

专业拓客公司